3月 14

面试与工作场合的沟通技巧

汪律师和大家谈谈在面试和工作场合的沟通技巧,尤其是跨文化交际时的注意事项等问题。

  •  为什么说职场赢家都是那些善于沟通的人?
  •  作为留学生和新移民,跨文化交际时需要注意哪些沟通盲点
  • 面试时的沟通注意事项?
  • 递交简历时如何才能赢得雇主心?
  • 如何写自我介绍信(Cover Letter)?
  • 面对面面试时,如何做好前期准备?
  • 如何看待网络流传的面试模板?
  • 如何与面试官建立良好的关系?
  • 面试是双方的交流,如何找到双方共同利益点?
  • 沟通时如何避免被情绪绑架?
  • 如何融入洋人同事居多的工作环境?如何与他们相处?
  • 在工作场合遇到霸凌怎么办?如何处理同事关系?

 

Royal Reed面试与工作场合的沟通技巧

 

 

大家好,欢迎收听理想囤,我是球姐,今天我们又请来了我们的老朋友汪君尊律师,加入我们的这期节目,我们来聊一下工作场合的交流问题,还有一些谈判的技巧,欢迎汪律师,谢谢,很高兴又能够回到这里跟大家讨论讨论这些还是每天都会特别相关的问题,因为我本身是学communication的,就是交流的,所以我就一直对这方面特别感兴趣,因为像我们平常跟任何人交流都会你不是可能会你会觉得我们就说话,为什么要过脑子什么的,但是一般你像这种去工作面试呀,客户的沟通,或者做一些比较大单的那种交易,你肯定不能就像随随便便说话一样,而且我从法律的这个角度,我也发现,不管是做律师或者是做任何行业的人,我这些年在这个商业界接触到的通常都是沟通技巧上很有底蕴或者很有讲究,或者很小心的人,最后都能够在职场或者是商场上得到很好的一个表现那反而很多在沟通上比较没有特别注重或者是没有想到,然后再加上我们很多学习的时候,也不会觉得这是一个重点,怎么沟通对大家都会讲话了我就觉得说我是有一很真诚的,就应该会没事,是在沟通上出了问题的人,往往成为了我们法律界的大客户,而且这些沟通上的问题会让你一直摔跤,因为这个同样的问题没有重视到的话,在很多不同的环节,不管是工作的环节,商场上的环节或甚至个人私人生活的环节都会很吃亏,或甚至很有阻力,我看市面上关于是讲话的技巧,讲话的艺术这一类的书也是蛮多的,因为也能看出来大家逐渐开始重视这个沟通在生活中的重要性,那当然我们的这个华人朋友,可能还有另外一个功课,是我们比较唯一会比较需要讲究的,就是我们作为一个不同文化的一个沟通的一个一个种族,我们在沟通的习惯,还有思考逻辑上跟别的文化又不太一样,所以我们在这个跨文化的沟通里,又有一些,稍微需要比较下功夫的地方。

因为有的时候很多事情我们华人彼此之间讲的觉得特别理解,或是很很能够同理心,可是同样的东西你翻译成英文讲,就算你英文再流利,翻译的再准确,洋人听了就是一个很错愕的表情,或甚至一个抵触的感觉,觉得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现实,或者是你讲话怎么这么没礼貌,其实那个话在我们华宇的沟通也是完全不会不礼貌的,所以这里头也是有一些额外的技巧,我们需要大家更多的深入的去想一想跟准备一下,那我们可以先从比方说申请工作,这样如何沟通开始讲起我觉得这个这个环节是很多我看到的我们华人的这个毕业生也好,或甚至就是已经待业一段时间的专业人士在找换工作的时候的一个问,题,我们常常都知道,我们中国人很重视,第一印象是,可是我们在找工作的时候,常常觉得这是一个很尤其是现在大家用电脑,这是一个很简单的过程,就第一下就是可是其实第一下出去的这个瞬间,就是第一印象的发现,不是等到你interview的时候,你在这个递出去的这个过程中,你的这一封自我介绍信或者是你的切入的点,或者是你的这个cv,这个resume,写的方法都在这个沟通里面,有一些你个人的第一印象已经产生了,是好吧,那当然我们不就是说不是批评任何人,可是我觉得有一些常见的一些第一印象的扣分的地方,我觉得我们第一个要想到的,就是我们常常有很多学霸华人,特别多学霸是所以学霸有一个误区,就是觉得说我这么优秀,我们全家都说我这么优秀,我全校都说我这么优秀,我的学历一摆出来,我的成绩单再这么一贴,他们肯定觉得不得了了,应该要把这个工作给我,那这个想法是一个中国思维在这个国际的这个企业里头,学霸不学霸,名校不名校已经不是唯一的考量了,所以我们不能够轻忽这个申请的过程中,觉得我的学历就摆在这里,我就递出去了,你的这个自我介绍信很重要,那你的自我介绍信里头常常除了这个很多学霸忘记把这个自我介绍性能写的好一点以外,学霸通常有一个问题,就跟洋人比起来,很多时候我们华人怎么都是学霸了,可是在这个信里头,我们常常有一个缺陷,就是我们在跟人家沟通的时候,就像我们两个今天在这边讨论这个问题,如果都是我一直跟你讲,然后我从头到尾都没有问你,你今天好吗,你最近怎么样,这个不是,你觉得这是一个很单方面的这个这个这个时候你可能会觉得说哇,这个人有很多话要说,可是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要看吧,所以你在做这个第一印象的时候,我觉得做任何的工作的申请,第一个重点,就是你要对你申请的这个职位跟这个公司进行一定的表示关注,跟有兴趣的一个表现这个工作要做一些了解,有很多人来申请工作的时候,我们大家做固执的坐在一起笑,就是他甚至是好几个工作一起申请了,所以他把别的企业的调查写在我们这个企业太不重视了,那这个时候就体现到说其实你的心可能是要申请别家的,因为你写的跟我们在家没关系吧,这是第一个我们需要避免的,就是说你不可能来一个这个北方人家相亲,然后跟他说,我特别喜欢嫁到一个南方的家吧,这个东西是就是有一点同样的这个概念,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在你的自我介绍信里头,有一种人性的谦卑,是一个很有基本的国际的礼貌,有的时候我们本身觉得说我们学习这么好,我们要表现出有自信,所以我们把自己写的好像是非常的厉害,那可能这些东西透过一些轻描淡写的介绍,就是说我非常愿意用我最好的工作的这个状态来学习任何新的考验,这可能就够了,然后有很多这个我们在申请的时候,可能会写到自己之前的一些成就,那有些时候我们在工作经验上,因为比较年轻,可能是比较欠缺的,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因为欠缺就刻意去强调一些之前很普通的工作经验,讲的非常的夸大就是有的时候我们在这个第一印象的时候,就因为大部分人都能够了解,你才大三的时候就去这个地方工作,你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他也不可能把整个店交给他,所以你去扩大这个的时候,就是让你的这个可信度有点扣分,是反而有的时候在这些申请的时候,一个很合适的表达是说,因为我很年轻,我所接触过的工作都是在专业性上或者是难度上是有限的,可是不管是在哪一个小环节,我曾经被训练过的小工作,我都把它当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是全力以赴做到最好,所以虽然我只是一个小店员,可是在这个店里头,我我我很自豪的这个成就是可能是我们的店一直都是保持所有分店里头最干净的,或者所有分店里头,这个没有客客户投诉的等等,就是说你不需要去强调你很了不起,可是你可以在小事上显示你的中心,这样也显示出你有一个很好的态度,有一个工作的这种敬业程度,而且很遗憾的是,这些年来我们华人朋友在整个国际的市场上,有一个地方是很扣分的,就是我们的诚信程度,所以他们觉得我们好像很会在适当的时候说一些对自己有利的话,就是说,但不是真实很真实,或者是在适当的时候夸大自己的成就,为了让对方更加的青睐或者成成就是给我们机会,这些做法其实在这个第一印象上是扣分,真的是这一点我深有体会,因为之前我看很多人写了自己的简历,就是说自己在什么广告公司,做什么项目,还有就说的天花乱坠的,但是你如果跟他真正聊的话,你问他来,你举个例子吧,你讲讲你这段经历,然后就你一听就听出破绽来了,然后这时候对你的整个人的印象就是会有一个是减分项目,就觉得你这人怎么没有诚信度,尤其是像在新西兰这种这么小的社会,如果大家都是彼此认识的,如果你自己的本身的这个诚信度下来了,而且你的reputation,没有那么好了,很很快大家这个业内大家都会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吗,所以这个就是我们现在有很多人在求职的时候,都会经过这种猎头公司的这个,帮助那猎头公司也是有好有坏,猎头里头有很多的工作岗位的人都是靠这个成交率到这,个人才会有比较合适的待遇,所以他们在这里头有他们的这个既定的一个利益的这个指标,所以常常我就希望能够提醒我们的年轻人,就是说如果今天有一个猎头一直告诉你说,你很棒也没问题,你就这么写,你就那么写,你这个写以后就帮你改一改,那这个时候可能表面上他很帮你,他其实他是在帮自己,而在帮来帮去的过程中,如果你的整个的这个包装跟这个内容都已经失位,甚至已经走掉了,这个时候其实在可信度的扣分上是跟你有关的呀,因为这个雇主只是透过你跟猎头一起骗到的一个结果,一旦你进到这个工作岗位,他们发现完全对不上号,或者是觉得里头的东西里头很有很有水分,这个时候就算知道的人不多,迟早大家还是会有一个想法是,所以这个东西就是说我们说诚信的这个东西是不能够不能够妥协的,那我们在第一印象的养成,还有这个申请的过程中,包括你被问到一些问题是你非常不想讲的事情的时候,因为你申请完了以后,他可能会电话跟你沟通啦,电话上他可能沟通说,你有没有合法的签证,很多人说我知道我如果讲说我只有旅游签,他肯定就不会要我了,所以我就说我有,那完了对吧,那或者是他问你说,你有没有配偶跟孩子,虽然我们知道问这些私人的东西是一件很不礼貌,或甚至有一点歧视的可能性,可是即使他已经问了这种很不合适的这个问题,原则还是要靠我们自己把持来,不要去误导它,而只是说最最简单的一个问题就是我我目前没有配偶或者是我目前,没有就是建立家庭的打算,那当然未来可能有这个发展,但是也不会是近期的事情吧,那如果说这个你已经怀孕了,这句话可能就不太适合说,这句话是那就是说这个每个人的状况不同,那当然我们也有很多的朋友在听这些,就是市场上很难找工作啦,或者是很好的公司,一定不能这么讲了哈,好像有一些模板似的,这些标准和答案对这些东西。

其实我们真的是需要有一个长远的眼光,就是说如果我们真的很希望长远的能够有一个好的名声,好的机会,好的,这个这个切入点的话,这个短线的这个当下的这个是不是需要透过这些有水分或是甚至有问,题的做法而取得短信的这个成功,是一个非常需要小心商榷的地方,真的是我觉得你可以装一时,但你没法装一辈子,大家可能会就识破你,我觉得不如实话实说是好,而且就是说很多人就是就觉得说世界这么大,谁能查到吧谁能知道你之前这个学历不是你写的这样,或者说你之前的工作不是你写的这样或是谁能查到你在国内有,其实这些东西都不是查不查得到的问题,而是他不想查你的时候,他都发现有这个不一致的话,这个时候对于你的可信度跟你们的未来伤害是更大的这一点尤其在新西兰那么小的地方,就是我觉得是就连新西兰,就澳洲这么大的国家,它在很多地方都是非常的联网的,然后很多的人际关系都是在这个圈子,因为我们一旦进入自己的专业的圈子,大家本身的这个圈子又更小了所以所以很容易就现在的工咨询这么方便,就是很多甚至有的时候我们都会得到美国呀,英国呀就一页就发了一个邮件,说我需要马上跟你确认一下这个人怎么样,是是那这个时候你就想说,哇,其实现在要确认这些东西太容易了,就是说,通过这个第一印象以后,然后你可能会会有第二次面试,第三次面试就等于是人与人之间打交道了这一点的话,你有什么建议吗,我觉得一旦你的这个深情或者是有的时候是介绍来的机会,你直接有机会坐下来跟对方谈的时候,我觉得在准备这个沟通的时候,因为我们通常都要做一个好的准备,不能只是买一个漂亮的衣服或者是化了妆就过去在准备的时候,我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去想一想有什么,你很有兴趣想要知道的事情,因为常常我们在面对这些面试的这个过程,还有这个沟通的过程的时候,我们都比较集中考虑的是重点,就是你到底会不会雇我吧,从一个求四个,你到底会不会雇我,那我们其实要把这个这个问题不要这么功利的放在前面,我们一个好的沟通者,应该是想的是,我就算今天跟你谈完了,下个月再跟你谈一次,最后还不是我,我都希望能够在这个过程中让你对我有一个难忘的印象对吧,那这个就是我觉得是一个更更合理或者是一个更有价值的这个沟通,所以说我怎么样能够在跟这个沟通的过程中,跟公司的沟通过程中,不只是你了解我多一点,我也了解你公司多一点,讲难听点,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来给我了一个邀约,我还希望透过这些沟通对你有了一定的了解以后,决定我是不是要接受你的邀约,其实是个双方面的,不是一个单方面没错,所以你来沟通的时候,如果不是这么的功利,不是这么的目的性的来觉得说哦只有他们约我,我才有面子才会成功,那这个时候你的沟通就会更加的自在,所以你可能要了解一下,就是说有些东西官网上也是可以查到的这个时候你可能先了解,有一些官网上查不到,譬如说他们现在可能公司未来的方向在哪里,公司未来会不会扩大,公司对于我这个部门是一个什么样子的计这个计划我这种工作进来了以后,不管我是做分析师或是做一个普通的这个毕业生的这个培训班,我未来在这个公司的发展的发展前途或者是可能的这个路径是什么,一旦你去想一些这些比较有前瞻性,而且比较有想法的这些问题,我觉得你会发现任何interview,都是一个很有趣的过程。

那可是有的时候在这个interview,的时候,可能有一些时候有一些常见的必定就是我从没看到毕业生做的错误,就是他坐下来以后问我一些官网上已经有的东西,这样显示的自己都没有做好准备,那第二个,他来问到的一些官网上就有的事情的时候,还表现出了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那甚至就是有的时候有一些毕业生来申请的时候,可能看到的一些网络上的一些新闻,是公司的一些不太准确的消息,所以你在做功课的时候,还需要就是多方的读一读,因为有时候网网络上的评论,现在有些东西不见中肯或是不是完整的,或者有些东西就是有人乱写的,所以最好不要去看那种所谓的社交传媒上大家开玩笑讲的东西,而是一个比较官方的或者比较真正确的东西,那有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看来看去你都不知道到底什么是真的,那这个时候这种信息最好就不要是在你的interview里头成为一个讨论的那对应当然如果你真的很想知道说公司到底出了什么,如果你真的很想知道的话,那这种问题就是我所谓的就是高风险的问题吧,就好像你不会来跟人家相亲的时候坐下来就说,我听说你们家有遗传病,到底是怎么病天哪,所以这些基本的礼貌,还有这个基本的一个给彼此留一个面子的这个人与人之间的这个互动还是需要的,要有礼貌我之前在新西兰也面试过几个大企业,所以我一般就会在他们官网上就下很多功夫是还有他们的一些就media center,他们做的一些新闻稿,这些等于都是官方这边发出的信息,是在这方面跟他们聊一下这方面的信息的时候,我的雇佣方就会觉得你真是下了功夫的,有很多小的新闻,大家可能都不是很多人知道的,但是你就知道一看就是你是做过准备的,这个是非常重要的,而且特别是如果你想要进到,就你刚刚提到的这种比较大的比较有规规范的这种好的企业,他们本身的信息都是准备的还是比较好的,如果你说我都看不到,或者是我不知道有这些东西又显示出了一个你对于这个基本的这个自己做研究,或者自己做一些信息收集,找到答案的这个能力有一点欠缺,那当然有很多年轻人会觉得说我都还没进去,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其实在现在的这个时代,你都不需要进去,你就可以知道你知道很多是如果你不知道的信息,比方说你对这个职位的将来前景发展是什么样,这个公司未来的走向这些问题我一般都会问一下,因为事关我自己,不光是这个公司的政策跟你的能力符不符合,还有你未来的职业发展的道路的话,你肯定是想了解一下,你不是想进了这个公司,第二天就跳槽了那种,所以你会想知道他的长远发展目标,这一类的问题是是而且我觉得另外一个在面试的时候,一个很好的一个习惯,就是不要把跟你面试的人当做是砍你的人,而是要把他们当做是你人生中可能的贵人,是是就算跟这个企业后来没有办法共事,可是接触过的跟你interview,的人你能够让他保持一个好的一个形象,更好的感觉,让他觉得你很高兴能够见到他,不管能不能继续这个工作于要interview的人稍微做一个了解,或甚至当场跟他建立一个好的一个沟通的一个印象,这个都是很加分的事情,是因为这个interview,里的人,他为什么被判来interview,就是因为这个企业相信他可以在跟你接触的过程中,主观的对你形成一个一定的判断,所以你跟他之间有一个好的沟通的气场,影响了很多他在其他地方在看你的资料的时候的一个主观的感觉,但是我主观觉得你这个人蛮lovely,的,或是你这个人蛮好沟通,或是你这个人感觉起来很很实在,或者是很有礼貌,这些加分的好的个人印象都会增加他在看其他的申请者的一个整体的感觉的时候,就好像我们来面对这个竞争的人的时候,有几个跟我们这些应就是面试的人接触的时候,我们常常觉得非常不能够理解或者非常困扰的一种个人的特质,就是有些年轻人坐下来,为了要表现他很自信,就会觉得很强调说我可是到处所有的了不起的企业都已经邀我去面试了吧,你可能只是想说让他知道,说我不是只有你这个选择可是这个东西是一个很要很小心去权衡,真的是因为你有可能会让我们这些来面试你的人觉得说你好像不想要,跟我好好谈,因为你已经心在别处了,第二个常常出出现的这个错误,就是来申请的人在面试的时候,一直认为,你可能没办法做决定,可是你一定要让你老板知道我是怎么怎么好的,那其实很有趣的是,常常在很多企业里头跟你面试的人就是做决定的人是你不要想着说哦,看你年轻的小女孩而已,就好像很有意思的,就是很多年以来我在面试我们自己的要找的人的时候,很多来的人他没有做好功课,他以为我不是老板哦,但因为我们的企业比较小,所以而且我自己就喜欢特别亲自判断一下这个人,所以我在这个雇佣的过程中,我很喜欢自己参与,因为我要第一手的感觉一下,你这个年轻人是怎么回事,那所以他可能会觉得,反正你也不是老板,反正到时候下次你们老板跟我见面的时候,我会给他看什么什么什么,那这个东西我觉得也是一个很不需要做的,不需要发生的错误,是,你就要知人与人之间彼此尊重,不是因为你的职位高低,我就是不care,你的这种,但是新西兰这边就以我的面试经验来看,他们hr一面完了以后一般会是电话面试,他会告诉你下一轮你的面试官是谁,然后告给你一个名字是,然后我一般会在Linkedin上查一查,这是一个很好的习惯,是那另外一个我自己的经验,就是在面试的时候的准备,也不一定要只是这么局限性的,想说我就是要来这个位置,有的时候你可以从透过一个长线的思考,或者是透过一些你自己本身的特质,像我自己在律所竞争的时候,我就告诉他们说,虽然说我可以做所有的律师,你愿意训练年轻律师做的事,可是我自己也有一个梦想,就是我希望能够帮律所把华人华宇的这个客户就是英文不好的这,个客户能够建立一个比较好的一个服务的一个口碑,让有这方面需要的客户愿意用好的这个口碑的这个律所,通过我们有这方面的口碑,所以这个时候等于是我带进了一个商业上的一个机会给这个雇主,所以那个时候我在申请的时候,我一旦开始讨论这个部分,很多雇主就突然花了很多时间给我,是因为在商言商,哪里有做商业服务的这个律师不想要帮律所都在你前面,那律所都在前,那就是我们都赚钱,那新的这种就是所谓的新兴市场,或者是这种外语市场的这种客户,本来就是要靠某些特别的这个条件的律师才能够取得,所以我们是一个他们的桥梁,是所以在提到这个的时候,我就发现不只是interview的邀约多了,就连这个interview之后,就是他们的态度也积极多了,然后这个时候在他们给我出的这个邀约跟这个讨论上,就体现出了一种不是说我们觉得你应该可以来参加我们这个毕业生的培训班,而是说我们非常希望你能够加入我们,而且非常希望你能够按照你在interview,所说的带领我们律所走进这个这个商机,或者是甚至能够在这方面有什么需要的资源。你跟我们说,我们可以额外准备一些预算,就是你在interview,的时候,有的时候可以有一些个人的一些想法,那当然比较年轻的时候,你不见得是一个成熟的想法,可是都是可以提一下,那我在用这个例子的时候,我就发现这个想法虽然提出来不是很成熟,有些律所可能也会觉得这是什么可笑的想法,我们才不需要华人客户,这个时候透过他们的对于我这个很真实的想法的一个反馈,也让我知道哎呀,其实这个律所还相当的歧视华人业务的重要性可能对我还真的不是很合适,因为你看不到这个商机,你就可能永远都看不到我的价值,那这个时候也许我真的不应该嫁给我是这是一个双方面的教育,真了解彼此的,而且这些沟通就是让我们参加这个interview,变成有一个双向的一个机会来了解,如果我真的帮你卖命了,可能你都一直觉得是你单方面对我的恩惠,因为在你的眼中我能够带进来的商业价值是可能没有价值的东西,或者是你不愿意考虑的价值,曾经就有一个律所在跟我回应的时候,他们的意思就是说我们的客户的素质非常高的,肯定难,那早期你也知道我们这么二十几年前去申请律所的工作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华人在全世界上是还没有什么商业的这个影响力,也没有什么很大的购买力,也没有很大的企业,这几年的这个后来的这个进步,早期他们是无法预见的,在他们眼中,我们的华人客户可能就是开个什么小杂店呀,洗衣店啦,就是他们觉得我们的层次是够不上他们的服务的那这种没有远见或是,没有这种乐见其成的这种想狭隘的想法,也让我发现我是没有办法就是看得到跟他一个长远的合作的前提,这一点就是蛮重要的,我在之前面试的时候也是会提一些我平常除了做本职工作以外,自己也会写文章,或者就是可以帮助很多来自中国的留学生,给他们提供一些有有意义的信息什么的,但是如果这个公司觉得,那你这是做的等于是在浪费时间,好多在你的工作上面,所以我就觉得这样的value,就跟我的不符合,其实这样子你把新西兰宣传的很好,其实额外也是吸引一些更多的人才过来,所以做好这种双方一致性的这种调查,看看你的自己的个人能力和这个公司的发展方向是否符合,我觉得这个interview,的这个过程,如果透过这个角度来想的话,有的时候也不会那么紧张,因为你是来了解他们,就好像他们要来了解你对那一旦他们表现出对于你的条件,还有你的提议很有兴趣的时候,这个时候我觉得也增加了之后再谈一些其他比较具体的细节的时候的,一个比较良性的互动的开始,不然很多我们华人的年年轻朋友都会觉得好像不太好意思去谈,或者有很多年轻朋友非常好意思去谈,所以这么一谈,在没有那个彼此尊重或者彼此珍惜的那个气场开始就会给人一种好,像就是要求很高,或是很不很不礼貌的这个感觉,你不能一上来就谈,你要给我多少钱,就没有把你能力显示出来的时候,突然问人家你薪水是多少,这样就是感觉很不尊重的,而且就是说我们现在在这个讲难听点,在这个百人的社会里,当然有一些华人的企业的工作机会,也是有可能会去争取,可是很多人都还是在洋人的这个企业里头去争一席之地,那在这个时候,我们华人往往会有一些比较辛苦的地方,比如说会觉得说哦会不会,因为我是华人,他觉得他可以给我一个比较差的待遇,就能够给我同样的工作,那可能我的同学同样的工作会比我高的待遇,是这个都是一个隐秘,可是事实上常常发生的一个环节那我们怎么样能够有效的据理力争或者是有效的来增加自己的条件,都是需要非常好的沟通的技巧。

刚刚有很多很很高端的这个高级的白领来找我沟通,觉得说在工作的岗位,在谈待遇的事情上受到了歧视或受到了不平等的待遇,那很想要通过法律的这个手段来得到一些合理的一个解释或者是,结果,那从法律的角度,当然我们有不同的工具,可是我们今天讲的是沟通,我发现其实从沟通的角度上,如果能够很软性的,很合理的人与人的这个理解的角度上来来做沟通的,承担这些朋友跟客户能够得到更长远的优势,因为如果我们华人都要在工作环节有待遇的问题的时候,每次都要跟人家杠,那搞笑是这个问题,搞到那个法律的层级上,其实你的人际关系就已经受到很大的潜在的这个伤害,感觉像撕破脸了一样,所以我之前去哈佛上了一个课,就是关于谈判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那几个教授,他们教我们的一些方法,那这些教授都是帮这个美国政府在这个中东的这个和平谈判上很有很,有帮忙的这些专家,那他们这些他们出来谈判一次,都是像我们香港中国的明星出来唱一次演唱会一样,很大的成本的,可是这些东西都是他们有很多的经验,我学到了一个最好的经验,就是很多时候你要跟雇主找到一个共同的利益点,然后你找到这共同利益点的时候,你在提出你的要求的时候,是为了这个共同利益提出要求,而不是为了我个人的待遇的利益,第二个,如果雇主给你的条件,是你不能够接受的,譬如说他给你的待遇太低,和他给你的工作的时间排的时间太长,或者他给你的升迁的这个时间的要求的时间,别人是一年就可以上去,你要三年甚至五年,还讲不清楚几年才能上去,这些都是一些很明显的,你不你会觉得很委屈,不能接受的事实,可是这个时候与其说no,我要走了,如果你不给我,我要的条件,这个时候其实在谈判上或者在沟通上面有一些更好的工具,举例来说,我们应该是先告诉我们的雇主,我们要得到的结果,或者我们想要说yes的这个版本是什么,然后我们来解释,因为我希望给律所能够带进这么多华人客户,能够透过这些华人客户带进多少的业务,然后透过这些业务,希望能够给律所的更多的其他的同事能够带进多少的这个收益,老板没有多少的收益,那为了要做到这个结果,那我可能需要在我的the package,跟我的这个资源上需要有一个跟这个结果对接的提供的一个支持,这个支持是为了我们共同的目标的支持,不是为了我个人的待遇的支持,你给我多一点头,多少是拿去投在这个项目里头,多少是实际给我的,这个我们都可以再谈,可是我需要你们的支持吧,同样的就是说今天如果我希望能够在多多少年之内,比如说有些人是会计了,有些人banker,有些人是医生了,我希望能够在多少年之内,在这里能够有多少的口碑,有多少的这个业务量,有多少的这个成就,那我们需要这个医疗中心给我们的支持,你需要给我多少的护士,你需要给我多少的register,你需要给我多少的这个安排,这些东西都是一个共同的目标,因为我已经我们已经谈到要一起合作了,那你已经对于我能够做的,譬如说你希望我来这边看病,那我希望一个礼拜能够有多少的病人,有多少的这个收入,那那如果医疗中心通过,我能够得到这样子的业绩,那是不是可以给我更多的支持,这是要有理有据的列出来,而且常常我们在沟通的时候,最好的都有一些很小心选择的关键字,就是说通常这个爱就是我这个字在你在谈这些,如果是通过email的话,是要避免的,都是要用we,然后,同时说我,需要什么,这个我需要您来need你什么,给我什么这个字,这个字也不通常,都是要用这个contribute,这个我希望contribute,这个,那在这样的前提下,你能够contribute,我多少守护,所以你要透过这些比较collective的字的使用,然后我们在读这些人家跟我们谈判的这些信息的时候,这些字眼都是非常重要的,是这个遣词造句这方面是很很有水平的,一定要考虑好,然后有的时候就是在谈这些的时候,大家会比较抵触,会觉得很委屈,或者是说一定要讲清楚这这个东西怎么讲,到现在这么这么不尊重,我可能会有这种想法,其实都不是这种想法的,这个空间不需要把情绪带进来,反而是这个反而是需要去争取一个理解,那这个理解是建立在,你沟通的技巧上是那这个沟通常常都是需要采取一个比较良性的一个口吻,我觉得女性在这方面有一个优势,就是我们可以采取一个很很柔弱或者是一个很客气,或者是一个很温和的方式来征求他们的支持跟协助,那而不是觉得说以我这样的条件的强势,至少应该是这样子,我觉得你这样子的邀约是非常不礼貌的,我没有办法继续讨论,除非你怎么样像这种除非的这种字眼或至少什么的字眼,都是相当要避免的你怎么看待,就是如果在沟通中带着情绪,因为很多人他在沟通中很容易受这个情绪的影响,然后就是一会儿会生气啦,或者又觉得委屈啦,这都会影响你自己的理性思考的,就是如何避免情绪来影响自己的沟通我觉得一个最好的避免情绪的方法,就是不要听朋友的很多我们的年轻朋友常常会跟人说,我朋友跟我说什么什么,可是我朋友说你们家至少都应该是多少钱吧,这个朋友的这个消息,或者是这些姐妹之间的这个随便乱讲的这种这个东西,其实是非常非常影响我们的情绪的,因为我们听人家讲这些东西以后,我们难免会受影响,虽然平常那个朋友讲的其他事情,我们不见得很当回事,而现在讲到关于我的事情,我就觉得肯定是真的,所以这是没有办法求证的,而且没有办法处理的那在这样的情况下,是一个有伤害的事情。

现在我们讲完了在interview,中的就面试过程中沟通,如果正式进入公司以后,如何作为一个华人的员工,怎么跟洋人来打交道,因为可能会涉及到很多这种跨文化的冲突之类的,我举一个例子,就是我同事他们就会谈一些中国方面的消息,如果我在的时候他们就避而不谈,有时候我就是哎突然出现了,就听到他们在讲一些中国方面的事儿,然后他们一看我来了以后就就这样不好意思讲了,然后后来有一次他们在谈一个中餐厅很难吃,然后我正好经过了,然后一会我同事还过来给我道歉,说不好意思,我没有刻意的讲,然后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我说你这个家中餐厅难吃,关我什么事他们就是很刻意的觉得就把你当成一个中国人,就任何中国负面的消息是不会让你听到的,觉得很有意思,我想这个是一个,这个文化上的一个问题是就是说其实我们在这个所有的工作岗位,里头,我们彼此之间进入公司了以后,除了同事上,大家都做自己的工作以外,有一个我们要有心理准备的事情,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从零开始建立的,所以大家不会因为觉得说哦我们都是进来在这么好的企业做这么好的,职位,所以我马上就可以信任你,什么事情都跟你分享,我马上就会觉得说你很理解我,因为这个想法是不事实不现实的,我们都是从各地来,有些人他们可能呆在一起比较久了,所以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可能已经变成是两分,而不是零分,所以这个彼此给彼此信任的空间是需要建立的,我常常就发现,就算我们再投和就是一见如故,在彼此之间的信任还是从零分开始,所以这些信任要怎么建立,第一个,除了工作的互动以外,你需要在休息的时间,午餐的时间,喝咖啡的时间或甚至下班的时间有策略的去多花一些时间跟你的同事或是上司,或是小主管,或是你的下属有一些良性的跟公司无关的互动,只有在这些互动里,你才能够建立你彼此的信任感,不管你是一起去运动啦,或者是一起去买东西啦,或是一起去喝咖啡吃东西,或是赶什么表演了这些其他的互动才是你们彼此能够建立对彼此的了解跟信任的起点,没有这些,我们对只有工作上的表现方法,其实工作上的表现是真正的是没有办法增加彼此的信任,那在工作上这一种互动当然也是一个很好的一个起点,我们好像很常,都很注重希望能够在工作上表现好,然后就能够得到别人的尊敬,可以嫉妒也上了,就是而且彼此之间的信任还是没有增加,特别是像像你我的现在已经进到了管别人的这个层级了,越是要去管别人的人,我们跟我们的下属之间的信任分数更是从负分开始的,是不是你还不是零分开始是负分开始,我觉得这个时候怎么样能够建立让他们能够很信任我们,告诉我,把他们真实的反馈或者是我们怎么样能够真实的相信我们的上司,觉得我们想讲的东西不会让他们对我们另眼相看,甚至找我们麻烦,这个是需要信任的建立,所以我特别鼓励我们的这个听众朋友能够花一些时间洋人,喜欢休息,我们华人叫他们偷懒呀他们说动不动就是我们去买个咖啡吧,千万不要说哦,不用了,我不喝咖啡,不喝咖啡就去就是了,就算你去那里去问问说你喝的是什么咖啡,你喝的是什么咖啡,我要来试试这个咖啡,就算你吃了一口,还真的是不喜欢无所谓,重要的是跟大家在一起,如果你老是不去喝咖啡,大家就更没有机会跟你建立这个信任,吃饭好,他们可能大家一起去买个三明治,你可能都自己带饭,这个时候你要怎么跟他们建立信任关系,以前我在这个律所就是累积这个经验的时候,我可能他们要一起去买东西的时候,我就当做运动跟他们一起走出去买的东西,虽然买了以后,其实我办公室是有饭的,所以我不需要买太多东西,我可能就要买个口香糖,或者买个果汁,或者甚至有的时候我就买个报纸,因为我实在带的东西够吃了,这都是可以解决的,可是增加那个哎呀,你不用买饭,你都还跟我一起走出去,陪我走一走,我们一起聊,特别开心,是所以就是看你怎么想,那有的时候譬如说下班啦,有些同事他们因为家里有事或者有各种的借口,他就需要早走吧,那这个时候他需要早走,我们刚好不着急,因为我们不喜欢堵车,我们喜欢下班了以后,可能在市中心跟朋友见个面,甚至一起随便吃一点东西再回去,有的时候我们可能就会让同事感觉说,哦,我待会还要跟朋友聚会,所以你们先走的话没关系,我我我来关门,或者是有什么事情,如果你待会儿碰不到这个人,你要我帮你转交,我我可以就是在这些事情上,让同事能慢慢的体会到我们的人性上的一个可信度是然后一个正,常的一个互相就是都是要先投入,都是要先投资,你才能够说我能不能回收一点你对我的信任跟你对我的接纳,那这些东西,其实我们华人在投资上是有一点需要多加把劲,因为我们的文化有的时候不是让他们这么容易的,马上的就接纳我常常都我常常在法律界也看到一些很遗憾的现象,就是今天如果有一个欧洲人,英文也不怎么样,来申请工作可能很多律所马上就觉得说哎呀,你很lovely,就给你工作,其实他成绩一塌糊涂,其实他的工作能力可能也都没有人能够证明,可是就觉得说哎呀,这种人看起来就觉得应该没问题,可爱可亲一点,就是他觉得跟他们同质性比较高,那同样你可能来了一个华华人脸或者韩国脸的一个学霸,学习可强了,进来工作能力可能非常好,可是一看你就觉得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或者是不像是我们这个律所标准的这种这种相貌,就会觉得说你看你没经验,我不能确定,你要不先来这边观察看看,或者是没有人愿意给你那个第一个机会,这个是在我们华人的这个亚洲人的这个宣传还是蛮多的,同样的我们进入高层了,我们已经有这个职场的这个职位都是已经很好了,我们在进入到更高的阶阶段,或者想要换到别的企业去得到同样的肯定的时候,又会碰到这个被人家怀疑真的假的的这个过程,所以这个就是一个人情分数可以加分的地方,如果你透过跟你现在工作岗位的这些其他的朋友,其他的同事建立一个很好的人际关系,这个时候他们离职的时候,他们进到别的款岗位的时候,他对你的时候,他不会去,他们洋人不会去介绍说,哦,这是我以前的老板,然后他选择他,如果你跟他没有私交,他可能就会觉得说他只能说他是我以前的老板,而且你也知道就是个华人吧,可是如果你跟他有私交,他可能会有机会说,我跟他以前工作过,是他还算是我的老板,可是我们每个礼拜都一起去打羽毛球,或者我们每个礼拜都一起买咖啡,然后这个这个时候就是他会对你有一个多一层的这个人性上的肯定,就是你这个人还蛮好相处的,然后后头还蛮reasonable,所以这种积累是得花时间跟花力气。

真的是对我刚开始加入纽航的时候,就是一开始也是不怎么敢说话,因为全是洋人同事,然后就感觉哎呀怕的,那后来我就发现这样的话,大家真是会把你孤立掉,然后我就本身我也是比较外向开朗的人,你让我自己光坐在那里也感觉蛮闷的,然后就开始换了一个策略,就是跟他们一起吃饭,然后下班以后走,我们喝一杯什么的,洋人这边kiwi,还蛮喜欢,下班以后大家一起喝一杯什么的,然后大家就醉过一次以后,然后就很好朋友了,那不是那种就是醉的不省人事的哈,就稍微有一点在酒精的帮助下,能帮助你更容易表达自己,到现在我跟那些朋友都就同事,当年同事一直都是保持联系,然后我老板后来跳槽以后还会介绍工作机会给我,是我就觉得我是一个team,在一个团队里的话,不会很只干自己的事情,虽然我做的东西是跟中国相关的,可能跟他们洋人的不是特别相关,但是跟他们的就是融入在一起还是蛮好的,大家还都蛮喜欢我的,我也对他们特别感兴趣我觉得归根结底还是上升到一个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把彼此都当做是一个独立的人,而不是说你是中国人,我是kiwi,我就对我们有一个彼此的排斥感,常常我们有很多年轻人,他在你刚刚讲的这种工作环境,他都觉得说哦可能有一些人很难搞,我觉得就是特别的歧视,所以因为他们都是一起的,所以我就没法跟他们这个互动了,其实这一种就是猜测或者判断是很不必要的,最好的方法就是更多的参与,譬如说今天如果有一群人,十个同事里头有一两个人觉得是态度特别的不友善的,没有关系,你可以通过另外七八个,所以说你不要想的是说那七八个都是跟他们一起,其实他们也不见得是跟谁一起的,只是因为我们是新来的,我们是外来的,我们肯定是在他们的脑子里头没有太多的既有的这个能够跟我们信任,的基础,所以我们要增加他们信任的机会,那不管是在工作的互动上,在工作的互动上,其实我觉得华人的这个工作能力,还有这个努力程度,有的时候在同事之间反而会成为一个阻力,因为他会觉得说你那么兵干什么,或者是说哦你就是喜欢巴结老板,这种想法是有的时候是有缺陷的,那他们这种误解可以透过就像你刚刚说的一些更多的互动,更多的社交,然后有的时候譬如说他们一起批评我们华人的什么什么事情,其实有很多时候我们不是经不起批评的,很多时候我发现要让他们批评的时,他们很惊讶的是,我跟他们的想法其实是一样的,只是在我的角度上,我多一层哀伤,因为我觉得这这么多人这么多人投诉我们自己的华人的东西的时候,我也觉得深深感同身受,觉得说我们为什么不能做的更好一点,所以我们其实也不见得要把这些投诉都当做是针对我们主要只是说,哎呀,这些卫生的问题,餐厅的卫生的问题我自己都很担心,所以很不好意思的承认了,连我自己带家人出去吃饭,我都会避开这种感觉,所以他们也理解说,其实我们都有一样的担心,那可是并不代表说,因为我是华人,你就不能告诉我事实我是有这个度量来接受事实的,只是因为我是华人,所以我也希望除了批评以外,我还能够帮他们做到更好,或者是希望在我的一点点小小的角色上,能够证明不是所有的华人都像你们想象中的这么不注重品质,真的是就像我刚才说的那餐厅的问题,后来我就跟我同事讲我说中国其实真的蛮多好吃的地方,他们做的差的话就是我自己身为一个中国人是感觉真的蛮有点upset的,那个但是就没有关系,你跟我分享就好了,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些别的好吃的店什么的,而且我会告诉他们说那家我们大家都知道其实是不能去的,可是如果你喜欢吃这种料理的话,我知道有一两家很好的那这两个有的时候甚至我还要跟他们update,就是我之前讲的那个很好,那家现在比较不好的,因为换老板了或者是换了大厨了等等,所以大家都是如果能够同理心的去理解他们为什么觉得那这个时候,我们就能够得到一些就是这个一定程度的这个理解,当然不代表说哦他们想怎么乱七八糟的话,我们都要迎合,可是其实大家来做这些分享的时候,也都是有一个出发点的,一般不是凭空而来他是挺有意思的感觉,那如果在工作环境中碰到了这种真的是比较racist同事的话,你会怎么办?

我们常常在这个教育的环节,我们常常说学校有霸凌霸凌对其实在工作的环节里头,罢凌的状况我觉得是更严重的,那这个时候我觉得有有一些情况就是比较严重的话,我曾经碰到一些案例,甚至影响到我们自己的身心健康,因为你每天的工作的时间蛮长的,如果你一直要忍受,或者是感觉到这个潜在的这个不愉快或甚至这个压力的话,是一个蛮不健康的一个情形,那我们我觉得我们可以从一个角度来切入,就是说,我们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有两种,这是我自己的简化法,一个就是正常的沟通,一个就叫做困难的沟通,这种difficult conversation,这种difficult communication,是一定会有的,这个difficulty,通常又有两个原因,这是我自己的简化方案,一个就是这个事情很难,所以谁来谈都难,还有一个就是这个人有问题,所以你跟他谈什么,再简单的事情都能变难事,好吗,所以这个时候我们把这个人跟事分开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其实大部分的事情本身很难,比如说我们出错了,大家都不想讨论,或者是我们赔钱了,大家都不敢面或者是老板生气了,或是老板换人了,然后我们之前的这个东西都不得到承诺,或者不得到承承认了,所以这种就是危机式的或者有困难的这种状况,这个时候的沟通就是一个difficult conversation是可以好好经营的,因为我们彼此之间的利益点还是一致,就是我们大家都都努力了,可是公司没有没有把这个做好,没有办法赚到钱,或者公司还是出了错,公司还是赔了钱,那表面上来公司的错误就是我们的错误,或者是因为我们的错误造成了公司的损失都是有的,这个时候是对人性的一个考验,我们怎么样能够在困难的时候还能够彼此帮助,而且不是彼此推卸责任或是怪谁,好,很多企业就说老板要引咎辞职,或者是组长要引咎辞职,这个东西就是一个企业,有的时候他觉得是负责的一个方法,所以有的时候如果我们是只是下面的小老百姓,我们可能没有决定权,可是我们当然还是要对这个老板表示尊敬,就是说其实我觉得我们这个状况是一个很困难的状况,你也尽力了,我们也很尽力,我会永远的把你当上司对待,所以这个这户口的情形里头有时候可以成为一个机会,成为一个转机,也许这个老板换到别的机构以后,他觉得所有的人当时都觉得我活该,我就应该辞职,那反而只有你非常的尊重我,或甚至非常珍惜我给过你的训练,觉得你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这是一个加分的机会,同样的,有时候透过这些difficult situation,公司不赚钱了,赔钱了,他可能要排裁员或者减少,那这个时候也许你有幸留下来了,也成为一个升迁的机会,所以这些difficult的情形,有时候不见得是一个全面的负面的,才能产生一个机会,不见得是危机那另外一种情况就是difficult person,就是这个人可能是一个有问题的人,而且是一个很难搞的人,或甚至是一个很很负能量,或者是就是纯粹就是来欺负你的人,这种人有通常有一个这个比这个difficult situation,来难倒的地方,就是如果这个人是你直接的上司,或是你的小组长,或甚至就是你的搭档,你必须跟他合作交流不好这个时候,你可能就需要一系列的帮助跟策略,因为人我们也知道,是改不了的,也没有人会在一个工作的环境下,因为你去改转来听去,他在他自己的婚姻里头,如果你这个样子的话,人家也改不了,人家还有爱情的基础,你跟他什么基础都没有,轮不到你给他,所以如果你发现这个人有问题,这个时候你有选择,有一个选择,如果在工作上你可以的话,就好像路上有人在修路,你就绕道而行,这边路上有洞,你不可能你要不你赶快给我补起来,你这个人怎么可以有动不这个东西你就是有的时候你如果能逼他,你就逼他,因为这个企业的是你来的原因,你不是为他来这个公司的,可是如果你避不了他,这个人一定要找你麻烦,这个人一定要卡着你,甚至在工作上故意的陷害你,这个时候你的difficult conversation,就是需要去决定你需不需要针对这个问题,让你们公司给你一个解决的方案,一般都会去找hr去谈一下,你可以找人资谈,你也可以找别的上级谈,你也可以找他的上级谈,你也可以找你的其他的搭档来谈来来解决,我们好像没有办法共事,因为你对于我的这个工作不信任,或是你对我的工作有一些很很主观或者是很不合适的批评,我觉得非常的困扰,我希望能够跟你有一个好的沟通,通常最好的方法是第一次的时候,摊牌的时候是先直接跟他一对一的沟通,给他留一点面子,他可能会给你一些反应,这些反应,如果他给你的反应不是矢口否认,说我怎么可能对你不公平,我是非常有经验的manager,我对大家都是一样的,好,如果他矢口否认的话,那你就知道跟他谈的价值没有了,可是如果他承认,他说我觉得我不能信任你,或者我觉得你在某个地方做的不好,而且你还不愿意承认,可能他给你的feedback,是你不同意或是不能接受的,可是有的时候也许是真的,如果这个时候我们得到了这些必败,你跟他的沟通就有价值了说哦,原来他不喜欢我每次做东西的时候,都直接交给大老板哦,原来他不喜欢我们合作的时候,我每次一直强调说这些是我的idea,原来他非常受不了,我们每一次所有的事情,我们的案例都是用中国不局长,你可能会得到一些很有建设性的一个了解,那如果这个时候你给他了一个机会沟通,那你们就把这个问题拿出来了,而且你也让他知道说我是很信任你,所以我才愿意跟你做这个沟通,然后也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很诚实的反馈,因为我觉得我们的合作不是非常的愉快,是这一点,我之前跟我们公司一个会计也有过这种矛盾,他是一个应该是六十多的一个老太太了,这个快退休的那种,因为我要做一些跟科技相关的一些这种payment,所以他不是很理解,然后我们俩就有在email,里面吵起来这样子,后来他就是说了一些比较难听的话,然后我就把这个汇报给hr了,然后hr的解决就是让我们两个的manager,先沟通一下,然后后来沟通一下,一看是是这个会计他本身是不是理解这方面的东西,然后就把我们一块儿叫过来,一起喝了杯咖啡,然后我就当场给他解释为什么我要做这个payment,然后这个后面的东西是什么,当他听了以后哦,原来是,虽然他不是还没有完全理解,但他是差不多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所以就最后就好了,但是之前如果我们没有这个见面的话,我们就是在email上面闹得很凶,我们彼此都没有见到本人,所以这个沟通我就觉得是比较没有效果的,所以但是后来通过见面以后聊就比较好聊开了其实很多沟通沟通方面的话是你有时候很重要,彼此都有一种误解,然后拿上台面上来讲,然后看看双方是不是有一些误解,没有就misunderstanding,那些东西好的,这个东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那有的时候我们在职场上要得到一个这种open composition,的时候,如果透过hr透过双方的manager,有的时候我们叫这种状况,叫做没有办法倒车的情况,就是说如果你真的坐下来,然后双方的manager,也都一面倒的站在他那边的话,这时候你可能就会觉得说我待不下去了,所以有的时候就看情况了,有的时候面子上,通常我们会在这个沟通上碰到这个死结的时候,主动的去跟对方直接的邀约说,我觉得我们的沟通好像有一点问题,我可不可以来见你,然后把这个我们目前的这个争议对再了解一下,看有什么信息,是我可以再提供给你的,如果这个是我们体现出来,我们愿意这个沟通的更好,然后他还说不用了,你讲的东西都是错的,我们根本就没法这么做,这个时候我们再来involve hr的时候,有可能他们就更不可能去完全一面倒的去支持他,你懂吗,就是说你这边已经做出努力对而且有的时候这个我常常跟我们的客户提醒,就是说有的时候不是你有没有理,而是你看见有没有理态度问题你态度问题,如果你主动的在态度上表现出一个很helpful,或者是一个很reasonable,的一个过程,然后甚至讨论的时候,让对方感觉到你的这个配合,这个时候就有一个良性的气度,就是我碰到觉得爱你不理解了,我有一个气度说我可以再跟你解释清楚,我觉得好像是沟通的问题,永远都是要把这个事情怪成是沟通的问题,而不要怪成是对方很笨,或者是对方不愿意听我讲,就是要把这个人跟这个问题分开,那这么一分开,这个气度就上来了,如果我们没有气度的时候,就是说你这个人怎么讲吧,那如果是有气度的一个答复,就是我可以理解到这个东西对我们两个都还没有困难,那我希望我能够给你更多的帮助,我觉得这一方面的话,有时候情绪一上来也会影响你的理智分析是当时就是我跟我那个同事,他就在email里讲一些很奇怪的话语,然后我当时就一股火上不小心,我要把你举报给hr但是后来跟真的跟他坐下来谈的时候,那时候已经气也消了,就可以心平气和的去沟通,其实发现他真是也是就是做了一辈子的这种会计类的东西,有一些新的东西就是很难去理解的,但如果你就是心平气和的跟他讲,他其实也是很愿意去学的,这样子是然后我就发现沟通的时候,就是情绪一上来就是说会很影响这个沟通的效果,而且在这个情绪的问题上,我觉得我们需要有一个很小心的这个理解,就是我常常听到一些成为客户的人,就是他们的,大部分之所以这个问题升华到变成是法律问题就是不管是做雇主,或是故作雇员的,就是我真的是太生气了,不是,我当时真的是太伤心了,或者是常常都是这个一瞬间的情绪,让我们对这个问题的这个解决的能力失控了,其实有很多时候他是可以自己解决的,那或者是他有时候可以避免这个冲突的发生,可是情绪一上来就是影响很影响了,所以就是我觉得在这方面我们也需要常常给自己一些support network,是有的时候你就是一下子情绪上来的时候,你最好是以周边的有一些好朋友,或者一些个就是有一些有经验的人能够说,哎呀,我今天碰到了一个状况,我现在正准备要写这个邮件出去,可是在我写之前,我们一起中午吃个饭聊一聊好不好,可能就是说跟一个第二个人聊,最好,这个人也是跟你一样,在这个职场上有一点经验,或者你能够信任的对象,不是那种会跟你一起煽风点火的不然后可能他从一个给中立的角度,他可以听到说,其实我能够理解他们可能让人不懂对你在讲什么,你可能是不是要再多给他一点信息,那这个时候可能就这个坎就过去了,可是如果说在没有跟任何人聊的情况下,就呼噜噜写了一个邮件,那这个时候可能就来不及了,是,要注意这一点,那我们今天先聊到这里讲一下沟通的问题,再见,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