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27

如何看待海外华人在洋人企业就职被歧视的问题?

 

  • 如何看待海外华人在洋人企业就职被歧视的问题?
  • 如何应对无意识的偏见?
  • 选择忽视和逃避是对待歧视最好的策略吗?

 

Royal Reed● 如何看待海外华人在洋人企业就职被歧视的问题?

 

 

你好,上周五的时候,新西兰收到了一个恐怖袭击,是一个针对穆斯林的一个袭击,你也知道新西兰是一个多文化的国家,然后有很多各种族裔的人在这里工作,我就想问一下,如果是在比如说我们华人在洋人企业工作的话,如果受到这种歧视的话,你怎么看呢?

其实我觉得这是一个很让人深思的一个问题,其实我想我们在国外生活这么久,我们早就知道骨子里呢这个歧视的心态呢是一直都存在的,就算有些人呢心理素质比较好,不把它当做歧视而有因,因此有权利对我们有不同的对待,他本质上还是有一定的优越感,他没有歧视你,也不见得他把你当是平起平坐一样的啊种族,所以这种就是我们说极端化的话,就会变成一种暴力或者一点一种仇恨,或者一种种族的分歧,比较文明或者比较轻巧的人呢,在工作场合上,商业的这个互动上,也常常是透过一些我们所谓的比较隐性的方式嗯来对其他的种族呢进,行一个不同的对待,像unconscious bias,对这种不同的对待呢,不管他是有心有意或是无心无意的对于这个我们这个不同文化的人来讲,都是一个不太容易忍受或是不太容易面对的一个事实,那我讲难听一点,很多我们这些所谓的有色人种是见怪不怪,长期的忽略,或者是,呃,很有意的避免去考虑这个想法,为了是什么,为了就是维护那个和平,为了是啊给自己一个深入嗯,也给彼此的一个尊重,常常我们说啊如果有街上有一个疯子,你有什么方法可以对待他,很多大家选择的方法就是不理他,那我觉得这个种族之间的这个问题呢,就是我们大家常常觉得不理他或者是忽视呢是一个最好的对待,可是这个可能是一个很好的strategy,因为特别是疯子,你真的是没办法处理他,可是如果我们在工作场合上或者在创业的环境上,在我们这种多种族的社会里,我们面对这些给我们这样对待的一些其他的社会里的成分的人,一直要采取忽视的话,我们就很难跟别人建立真实的合作关系,真实的雇佣关系或者是真实的搭档关系。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常常有很多移民界的朋友都说来了这么久,语言也不是真的有障碍了,可是还是不像在自己的国家,总有一种格格不入,不受真实的尊重的感觉,这个感觉在我自己在新西兰住这么多年来讲的,我觉得如果我说没这回事的话,那就是违心而论了。

我自己因为选择法律这个行业,你也知道法律这个行业是一个比较尖锐,而且也比较利益走向的行业,所有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升迁,所有的人都是为了客户最大的迎面所有的人都是为了这些啊,你争我斗的一些权益上的一些事件,而费尽了一辈子的努力跟这个辛苦来取得,所以这个行业呢是一个比较尊敬的行业,所以你就比较容易看到人性的那个真实的那一面,我自己的体验啊,虽然说我一直都觉得我自己蛮幸运的。

可是在蛮觉得蛮幸运的,这个背景下呢,就是因为我进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有心理准备,我可能会被更糟的对待我,所以我觉得很没有像我想象中的那么糟,所以我蛮幸运的,可是我觉得我们亚洲人也好,或者是有色民族也好,进到一个这个所谓的洋人的国家,需要去预设,或是认为我们可能会得到不合理的对待,或是一定不会给一个很平起平坐的机会,我们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他不会把我当同一回事。

所以我以前听过一个客户的讲法,我觉得这个很贴切,我在法律界的经验,就是,在白人的社会里求生存,不管你是打工或是创业,是一个穿小鞋的体验,虽然我们念的是同一个大学,虽然我们拿的是同一个证照,虽然我的身高体重跟他们一样,虽然我们开一样的车,住一样的区,就所有的硬件我们能够把自己做好的部分,我们自己能够控制的客观条件我们都做到了,可是两个人站在一起或两份履历放在一起,或两个合作的方案放在一起,他还是会主观认为觉得说如果我今天把机会给你这个亚洲人,是我对你的恩惠或者是你的good luck,或者是我们在这个事情上有一个非常奇妙或甚至非常疯狂的一个发展,所以就是说本质上来说呢,是有详细的是认定了我们之间是不应该有这个一定的这个公平合作的机会。